适合男生晚上一个人看的app

未分类 4月 25, 2021 No Comments

() 很久没有听到靳青说话的707欢快的跳了出来:“好,我们走!”

707话音刚落,靳青便斜倚着床倒了下去。

雷浩直到中午的时候,才从屋外敲门进来给靳青送蹄花汤,此时已经年近七十的他虽然脸上出现不少皱纹和斑痕,但是由于常年练武,他的精神却是极好的。

而他现在已经绝非当年那个愣头小子了,毕竟是一代宗师之名加身数十年,而且实实在在当了几年的武林盟主,气场上却是毫无压迫力,反而让人有一种厚重的感觉。

雷浩的腰间,依然别着师娘当年给他弄得那把大刀,这把刀除了偶尔擦拭,已经数年没有出鞘斗艺了,而且刀鞘,也是从未更换,现在上边的包浆,已经厚到可以挡一般的刀剑了。

雷浩退位后,因为山上生活依旧拮据,而重新换上了那些破旧的连袖口都变成毛边的衣物了,但是清新干净的习惯,却依旧延续,此时俨然一位标志的英气老翁形象。

雷浩进屋后将满满一大盆汤放下,转身叫了靳青两声,因为他知道食物对靳青的意义。

看靳青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雷浩便走到靳青旁边,将手移到了靳青的鼻子底下,果然没有呼吸了。

雷浩呆呆的看着靳青已经有些泛青的脸庞好久,才转过身深吸了一口气,又回来轻轻地推了她一把,特别希望靳青能够像砍别人一样,跳起来暴打他一顿。

雷浩落寞的低下头,他其实知道靳青是真的死了,但是他不想相信。

雷浩静静的在靳青身边从中午一直坐到晚上,中间还恶劣的将那盆汤端到靳青床边咕咚咚的大口喝下了肚子,但让他失望的是,靳青仍旧没有任何动静。

知道雷浩慢慢将她抱了起来,缓步向后面的柴房走去,脚步轻盈,仿佛怀中空无一物。

一个人的旅行

柴房中放着两口寿材,黑漆红纹,能看得出,并不是专业人士的手笔,但是各个切口,却是光洁无比,这并非是经过打磨所致,而是雷浩一刀刀切出来的。

这两口寿材,是当初雷浩在过完六十大寿后准备的,为的就是要以备不时之需,没有想到今天竟然真的用上了。

雷浩将靳青留下的尸体放在了棺材里,然后将两口棺材一同扛起直奔后山,同时放飞了他养的几只信鸽,让它们给自己那三个徒弟带出消息去。

待徒弟们赶来的时候,靳青的尸体已经入土为安了。

但是让他们惊讶的是,这地上竟然有两座新坟和两块墓碑…

唯一不同的是这两块墓碑上的字,其中一块上写着“师妹之墓”,另一块上则写着“吾妻雷氏之墓”…

三个徒弟都以为雷浩疯了,但是雷浩却是平平静静的告诉他们:其实当年在师傅出事之前便将师妹许给他了,也就是说,师妹原本就是他的妻子。

三个徒弟看似清楚,可心里却都在咧嘴,他们的师傅就是缺心眼,就算是许给他了也不用立两座坟吧!

而且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办喜事呢,绝对是被师姑雷二疯的名头给吓得…

之后雷浩指着“吾妻雷氏之墓”交代了自己死后要将他的尸体同妻子合葬后,雷浩让徒弟们每个人在山上留下一个贴身小厮,然后便将他们赶下了山。

一年的时间转瞬即逝,靳青死亡的消息根本没有传进江湖中,正当几个知情人都认为雷浩对靳青的死根本不在意时。

在一年后的同一时间,雷浩拿了一坛酒,一盘烧鸡,几道黄纸,来到那两个坟头前。

这一次,明显的看出雷浩的身板没有那么直,那么硬了。

他头发已经白光了,脸上也像是一年里强行挤出的一样,多了无数的皱纹。

雷浩,坐在了两座坟间,摆上了烧鸡,打开了酒,开始喃喃自语,声音轻到连坟头站着的小鸟都听不到。

后边那三个徒弟留下的三个小厮,远远地站着,就这么守着,突然,他们听到雷浩笑了,笑得那么的爽朗,笑的那么的开心,就又看到像几十年前,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,师娘拿着送给他的礼物,走了过来。

雷浩第一次见到了那把刀,不是什么名师打造,也不是什么优秀材质,之所以这么多年刀没有坏,可能就是因为他孜孜不倦的精心养护把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坟前火盆里,那几道黄纸已经燃尽,雷浩闭上眼叹了一口气,这一口气无比的长。

等再睁开眼时,周围的一切都变了样子,他回到了一个崭新的血刀门,门前的小院里,他看到师娘走来,师娘好高大,他得仰起头去看。

师娘抱给他一个婴儿,一旁的师傅的脸上挂着兴奋的表情,嘟囔着,“这就是你的师妹。”

给师妹烧完周年后,也就了无牵挂了。

在这个世界武林盟主也好,一代宗师也罢,江湖人送雷一刀的英明也行。

他雷浩原本就孑然一身,现在唯一的念想也走了整整一年,再不怕没有人给她烧纸让她变成孤魂野鬼。

这一年中烧给师妹的钱,足够两个人在地府中用了吧…

雷浩断气了。

小厮们也是过了小半天实在站不住了,上去推了一把老爷子才发现。

三人见此情况都麻了爪子,他们从没有见到过死的这么干脆的武林宗师,这人就没有任何留恋么?

但是吐槽归吐槽,工作还是要做的,于是这些小厮赶忙通过自家的渠道将这事情通知自己家主人。

距师姑仙逝一年后,三个徒弟被通知需要再次上山,没有想到依旧是因为奔丧…

几个人扒开那个写着吾妻雷氏的坟头,打算按照雷浩的遗愿将雷浩的尸体也放进去。

原本他们以为会看到一具腐烂恶臭的尸体,谁想棺材打开后,大家只见到棺材中放了两缕绑在一起的枯发,从发质上看,这头发明显属于两个不同的人。

徒弟们面面相觑,将目光放到了旁边那个写着师妹的坟头,不用猜测便能想到,他们的师姑的身体应该是埋在那里,可是他们师傅究竟是再出什么幺蛾子,为什么要将师姑的尸身和头发拆开来放呢…

Tags :
头像

admin